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忧中华222 - 中华文化中的普世价值/2

在中华文化诸多美好的传统价值之中,具有普世意义者究竟何谓?

依老猿看来,真正属于中华原创、又在其文明发展史上极力推崇、并具有普世意义的传统价值也许就只有一个“孝”字,包括它所代表的敬老传统。其他的要么并非中华原创或独倡,要么在中华社会中并未广泛实践,要么在理论上实践上都有较大的局限性。

比如,国人非常推崇“义”,但在实践中讲“义气”的人不是江湖习气太重,就是往往失去应有的原则,以至于不分对错好坏、最终常常害人害己。又比如国人自古强调“忠”,但我们尽忠的对象在大多情况下都是个人 -- 皇帝,上司,老大,丈夫,而非理想、 信仰、国家或爱情本身,因此“忠”“义”实乃无甚区别。至于“仁”,与“博爱”似乎并不等同,而 “信” 、”智”、”礼”等也很难说没有歧义或局限性。别的传统价值比如”勇”绝非中华文化独有,而“节“则可能完全是封建意识和做法。

2017, 1,22 [星期日]

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忧中华221 - 中华文化中的普世价值/1

任何文化都有可能滋生或含有某些普世价值。当今最显著者莫过于西方文化创建的“民主”、“平等”、“自由”、“人权”、“博爱”、“科学”等等。这些人类特有的美好价值在古代社会实属可欲不可求,在现代社会应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反观中华文明,我们也构建、倡导过不少类似普世价值的事物,比如 “仁”、 “义”、 “礼”、 “智”、 “信”; “忠”、“孝”、“廉”、“耻”等等。

问题是,诸如此类的传统价值其中有哪些能算普世价值,又有哪些属于中华原创呢?

2017, 1,22 [星期日]

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忧中华220 - 中华社会的优异个体

忧中华220 - 中华社会的优异个体

每每听到、看到、读到、想到某位国人在某一具体方面获得无与伦比的成就,老猿我禁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感叹,国人中真不乏能人异士!自古以来,中华社会虽然有巨量无数的造粪群众,包括无数生了、活了、死了的老猿先人(及本人)。可幸的是,我们从来不乏优异的个体,正是这些优异的个体实乃推动中华文明进步的历史动力。

这些个体绝非完人,但堪称超人,是他们善用自己的智慧技能努力拓展、维护了国人的生存空间。 他们不是昏昏噩噩的“人民”,而是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豪杰或革命志士,还有那些在各行各业奋力拼搏或精益求精的顶尖人才。只有他们才真正算是中华社会的精英。

是的,中华社会的精英能量巨大,但人数太少,绝不包括那些仅有头衔、毫无创建的平庸名流。今天的所谓精英,大多不过是自封自捧、欺世盗名的小人小丑而已!

2017, 1,22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