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忧中华218 - 中华社会的功利教育

在传统的中国社会,一切教育的中心都是为了科举做官,即使到了今天,无论是公共教学机构,还是私立民办补习中心,我们所有的教学活动都是为了应考,都是为了一纸文凭。

不肖说,在中华社会的教学实践中,从古代的科举到今天的文凭,我们一直奉行的是功利主义原则。除了极少数个体例外,我们的教育既不是为了培养和发展受教育者的兴趣或爱好,更不是真正为了追求知识或真理。更可悲的是,这种功利教育自孔丘开馆收徒至今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变化。因此,如果中国人今天在许多重要方面失败,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几千年一贯的功利教育。

顺便说一句,亚里斯多德有句名言:“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由此可见,西方教育自古就有追求真理的传统。沿着这一思路,心之官则思的孔丘先生虽属中华社会功利教育的开山鼻祖,实在算不上什么伟大的教育家!

2017, 1,22 [星期日]

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忧中华217 - 中华社会的政治挂帅传统

在当今世界,中华社会似乎是唯一的、两千年来一直奉行政治挂帅的社会。在不同时期,其提法有可能不同,在实践中,做法也可能有程度上的区别,但本质基本不变。

原因很简单,因为自秦始皇统一中国以来,我们的社会无论分合、无论和平还是战乱时期所实行的政体都在不同范围、不同程度上一直属于(皇权或人治)专制, 而专制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正是政治挂帅,即唯长官意志是从。如果违背了上级、老大或一把手的意志,如果站错了队、跟错了人,一层一层的“下面”都吃不了兜着走,轻者被穿小鞋,重者被肉体摧毁。

诚然,政治挂帅也许并非一无是处,但过于强调政治挂帅,永远实行全民政治挂帅,必然扭曲人性,压抑人才,从而阻碍社会进步。

2017, 1,22 [星期日]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忧中华216 - 国人中为何鲜有“大师”

除了富有竞争精神的春秋和民国时代,中国历史上不但天才难得一见,就是各行各业真正的大师级人物也极为罕见,更别说世界级的人物,几百年上千年也屈指可数。2017年初万维有篇博文说主要原因在于现在的人才很少有贵族背景或家学渊源,这种解释很有意思,但并不完整到位。

老猿观点:中华文化难产“大师”,其因主要有三:一是政治原因,在皇权专制下,政治挂帅不但压抑人才,还常常摧残人才;二是文化原因,在儒家意识环境内,中庸之道腐蚀破坏了人才滋生的土壤;三是教育原因,在功利主义的教育实践中,应试学习妨碍了人们对兴趣、理想的追求。

由于以上三大原因,中国社会传统上是一个难产大师的社会。

2017, 1,22 [星期日]